一个麻袋100斤一次能背运两袋的就算过关

- 编辑:admin -

一个麻袋100斤一次能背运两袋的就算过关

 不搓不行啊,原以为这位原主的皮肤糙,造型硬,谁成想经洗头水这么一泡,还有软化的趋势。顾铮就知道,这是脏的都结了硬渍泥的结果。
 
    待到日上三竿,时间都过去了一个时辰了之后,这个已经满是水渍的院子中,才站了一个与原主截然不同的人。
 
    虽然依旧是那个身着破烂长袍的顾铮,但是与先前相比,现在的他,整个人的精气神,都有了截然不同的体现。
 
    不事生产,好吃懒做的原主,在收拾出来之后,竟然有着白皙的皮肤,斯文的外表,儒雅纤瘦的身躯,干净清爽的让见到他的人都心生好感。
 
    竟然是一副君子如玉的好皮囊。
 
    虽没有上一世界的艳压群芳之感,却莫名的贴合了顾铮的眼缘。
 
    这个人的皮囊,正好有着顾铮所缺少的那种细腻,嗯,我很满意。
 
    就冲着这一身的文秀劲儿,小爷我也要把你的委托给办利落喽。
 
 132 码头闹事
 
    收拾妥当的顾铮,在看了看头顶的艳阳天之后,就一边将半干的头发散开,盘成了麻花辫,一边凭借着记忆,来到了这个城市中人流量最大,类似于现如今的流动人才市场的码头盘口中。
 
    在这里,不但有大量的货运和客运的船舶在这里停靠和转运,还有凭借着这个城市极其有利的地形,而繁荣昌盛的用工行业。
 
    码头中的招聘和找人方式,可没有现如今的招聘会那般的专业。
 
    虽然同样是密密麻麻的人头们拥挤在一起,可是在这个码头上的竞争,却是残酷了许多。
 
    在这里,是裸的生存的战争,不像是在现代,一个单位用工不成,多转几家,总有更加适合自己的职位。
 
    在码头上,这些按照天来计算的短工们,这一天中有没有工上,则意味着家中嗷嗷待哺的婴儿是否能吃上口饭,家中操持一天的媳妇,能否少洗点衣服,煤油灯下的老母亲手上的绣活会不会松快上一天。
 
    这是生与死的较量,也可以说是以命相搏了。
 
    现如今的顾铮,就站在这样的码头上。
 
    看着站在用防淹的沙袋垒起来的一人多高的鼓包上,一个类似于工头一样的家伙,正打着赤膊,身上只披一件马甲,挥舞着他晒得黝黑发亮的臂膀,大声的召集着在这里等活计的工人们。
 
    “卸货啊,卸货!计件付费啊,当场现结!需要人数二十名啊,要求也简单,喏,看见那边了没有,一个麻袋100斤,一次能背运两袋的就算过关。”
 
    “先到先得,一袋货一文钱的高价了啊,做的多领的也多啊!”
 
    哎呦,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活计,因为来晚了,在人群的最外围的顾铮,下意识的就摸了摸自己的小胳膊腿……算了,咱们是文化人,不干这些卖苦力的人的活计。
 
    去下一个用工单位看看。
 
    嗯,这个就斯文俊秀了很多吗,看起来很适合自己。
 
    顾铮下意识的就朝着码头上问询的人最稀少,看起来就要闲的发毛了的招工单位走了过去。
 
    远处那像模像样的办公桌椅和插在后边的阳伞,吸引了顾铮全部的注意力,等到他看到了那个戳在距离招聘点前足有一米处的那个大大的招聘说明之后,顾铮突然一个收脚转弯,就离得有能有多远就有多远了。
 
    因为上边写着,招聘:洋买办翻译。
 
    在看过了昨天那一幕印象深刻的红灯照的表演之后,顾铮觉得自己现如今如果不想壮志未酬身先死的话,自己在八国联军打进来之前,还是千万别沾上一点与洋有关的事情。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