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道行还浅着呢黄莲圣母可是扇风成火的活神

 年纪大点的在脑后梳一个朝天的大髻,包上红布,感觉像是在脑门的正上方顶着一个切开的西瓜一样。
 
    年纪小一点的是在脑门的左右两边梳上两个包包的双髻,依然还是裹上红布,就好像顶了俩西红柿一样,分不出谁比谁更滑稽。
 
    如果单单是穿的寒碜,到底是不漏胸脯不漏腚的,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可是你们能不能走点心,就别在脸上再涂上红色了吧!
 
    难道你们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啊!
 
    那一走都掉渣的粉白的面皮上,扣着是碗口般大小的红脸蛋,知道的是你们红灯照的统一妆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佛城媒婆大巡街呢!
 
    看到这里的顾铮,不由的就抖了一下,给瘆的。
 
    大晚上的被她们各自手中的红灯笼这么一照,特别有百鬼夜行的既视感。
 
    而那个被他认为有私心的领头的姑娘,接下来说出的一句话,则将顾铮的眼神又给吸引了过去。
 
    “钱老板,生意兴隆,红灯照前堂,堂主红牡丹,特来拜会!”
 
    这是这些坛口们最普通的张罗话了,他们才不会明着要钱呢。
 
    这些商铺们给的是孝敬和赞助,可绝对不是勒索。
 
    一个身材高挑,腰细腿长,浑身骄阳似火,腰间缠着漆黑长鞭的小姑娘,将双拳一抱,对着你恭喜发财的时候,这场景别提多美了。
 
    可是对面的钱老板,脑门上的冷汗却是嗖的一下就冒了出来。
 
    “问红堂主的安,这个月我们的孝敬都在这里了,一分不少!”擦了擦汗的钱老板,将手中都快攥烂了的钱袋往对方的手中一递,紧接着就是一举已经空闲下来的臂膀,英勇就义一般的大吼了一句:“驱除洋人!还我山河!”
 
    看到了对方这么的上道,红牡丹十分赞许的点了点头,脸上的笑也增了三分的艳色:“钱老板十分忠勇与国家,等我们红灯照需要您的时候,自会再来拜访的!”
 
    “一定一定,恭迎红仙姑离开!”
 
    被通体的马屁拍的十分舒服的红牡丹,到底是年岁不大,她有些不太好意思,却努力的让自己显得冷傲一点:“我可不能称之为仙姑,我们红灯照,也只有黄莲圣母教主,才有资格被尊称为一声仙姑的!”
 
    “我的道行还浅着呢,黄莲圣母可是扇风成火的活神仙呢,咳,我和你这不懂的人说什么,钱老板,咱们回见吧!”
 
    “姐妹们,我们走!”
 
 
 131 原来你长这样
 
    看到了自己顶头上司都发话啦,作为酒保的下属必须要接住了喽。
 
    小酒保赶紧就往前走了两步,朝着红灯照的那群女人的大部队消失的方向,探了探脑袋,转头就笑的一脸谄媚,对着自家掌柜的回到:“别说是您了,这一片的人家,谁不畏惧它红灯照三分?”
 
    “就拿前街那绸缎庄的关老板来说吧,偏要学那些大户人家一般的把自己儿子送出国外留学。”
 
    “这不,那孩子学那洋派作风,是剃了头回来的吧?结果他一家人大半夜的就被红灯照的给堵在了门口,他家儿子愣是被接上了一条假辫子不说,还被人家给教训了一顿鞭刑。”
 
    “要不是关老板倾家荡产的又捐献给坛口大半的家财,这孩子的命能不能保住还另说呢。”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