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在码头寻工的过程中有幸瞻仰过少东家的英

 
    原主幸亏是写得一手的好字,否则‘才高八斗’的顾铮,非被他那一坨便便一般的毛笔字,给愁死。
 
    打定了主意的顾铮,就施施然的找到了码头上负责总管招聘的主管,在给对方递出了两文钱之后,就从那里拿到了一个类似于竹签一般的号牌。
 
    这是码头发给应聘者的面试凭证,背面还有至宝林药馆具体面试的地址。
 
    这个号牌只是让至宝林负责招聘的人员知道,这个人是通过哪里的消息得知的你们的招聘信息的。
 
    至于其他的,就不是这般简陋而嘈杂的聘工市场,所要负责的了。
 
    既然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敲门砖,顾铮也不打算耽误工夫,虽然在日上三竿的午饭时间过去询问面试的事宜,有点无耻。
 
    但是早已经弹尽粮绝的他,在思考了不到一秒钟之后,就把满满的节操给扔到了地上。
 
    天大地大,什么都没有饿着肚子大。
 
    下定了决心的顾铮,走的很快,在穿过了码头之后,拐过了两条街,就来到了佛城里最繁华最热闹的商业街,在这条街的最东头,就是同样气派的至宝林药堂的总店了。
 
    在这里,隔着二里地就能闻见的中药草的香味,就是他们的标志。
 
    而大门口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也昭显了这里生意的兴隆。
 
    跟在形形色色的人流后边,这就准备往前挤的顾铮,他的面前瞬间就出现了一只拦下他的手掌。
 
    “哎,这位客人不要插队,按方抓药的排在左边,需要看坐诊大夫的排在右边,中间的路是给出来的客人准备的。这样才不会乱吗!”
 
    顾铮定睛一瞧,竟然是在码头见过的,这里的少东家,黄森汉。
 
    正好,自己也不用去找别的人去问了,善于抓住机会的顾铮,当即就朝着对方施了一个文绉绉的礼:“在家是来应聘的,不知道至宝林的少东家,我应该走哪一列呢?”
 
    “哎呦?你认得我?”
 
    “不才,刚才在码头寻工的过程中,有幸瞻仰过少东家的英姿!故而印象深刻,颇为难忘。”
 
    待顾铮的这几句话说完,原本只把他当成了一个路人甲的黄森汉,就有点小得意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顾铮。
 
    哎呦,自己的见义勇为果然是有效果的,在无数的围观的群众眼中,我竟然是这样的。
 
    趁着这般的高兴劲,黄森汉再看向顾铮的时候,就带了不少的主观好感。
 
    对面的这位先生,年纪适中,带着读书人所特有的孱弱与白皙,气质儒雅,举手投足间文质彬彬,让人一见则心生好感。
 
    还是位文化人啊!
 
    更加了几分喜欢的黄森汉就和颜悦色了起来:“不知道先生怎么称呼?正巧,我们前台大掌柜的也在,我这就带你进去,寻他面试吧!”
 
    “在下姓顾,有劳少东家了。”
 
    顾铮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也不觉得走在一个傲气的少年后面有什么不对的,在黄森汉的带领下,在顺着大门往左的一个只能通过一人的过道中,就看到一个小门。
 
    虚掩的门被黄森汉推开后,站门外还没来得及一同进去的顾铮,就听到了一个属于归家少年的喜悦的通报声:“我回来了!”
 
    “哎呦!”
 
    紧接着就是以一声惨叫!
 
    “抓奶龙抓手!”
 
    “哎呦,你个小兔崽子!老子交你功夫不是让你转头对付老子的!”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